还是她的绝望?他仿佛回到了他们初次相遇的那一刻
那一夜闪电劈空,暴雨倾盆。古堡中的灯火幽灵一般浮现在雨雾弥漫的夜空中。她湿淋淋地从水中爬上岸来,雨水如注,遮挡了她的视线。为了便于凫水,她脱掉了外衣,藏在草丛里,只穿了一件紧身的罗衣。现在,罗衣湿透,紧紧地贴在身上,她冻得瑟瑟发抖。那双白鹤不知飞到何方,岛上空余几块巨大的岩石。她兜起衣摆,从怀里掏出一张油纸,挡住雨,在下面悄悄地点燃了一只火折。在这种时候,黑暗中陡然而起的光亮令人生疑,她知道自己时间不多,便踮起脚来,飞快地沿着岛边寻找。据医书上记载,可以用药的醉鱼草有二十七种。她要找的那一种纯属野生,形类蕨草,当中开出一长串喇叭一样的紫花,嗜硷土,尤喜鹤粪,温室内极难成活。因叶有微毒,汁入水中,可以醉鱼,故有此名。白日身旁有人,她不敢四处走动东寻西觅,仓促间展目四望,恍惚看见一道紫色的影子。但那小岛远望虽小,其实甚大,东面岩石堆积之处,长有一大片灌木矮林。大雨中她赤足直奔而去,埋头在石间中寻觅,片时工夫,果见一块巨岩之下长着大大的一丛。她欣喜若狂,掏出剪刀,“喀嚓”数声,将叶片全部剪下,塞进一个垫着几层油纸的绣袋里。装了满满一袋,这才吹灭火折,顾不得双足已被石块割得鲜血淋漓,跳入水中,凫水而去。……清晨的风中带着一股雨后的湿气,他很早就醒了。晚饭的时候他做了一大桌菜,吴悠一直陪着他,两人聊得很愉快,他破例喝了很多酒。将她送回卧室时已近深夜,窗外雷鸣电闪,秋雨恼人,怕她害怕雷声,他替她关好了所有窗子,还特意换了一个大号的薰炉抵挡寒气。在这种情况下,他的兄弟们可能会趁虚而入干些别的事情,他不会。即使喝醉了他也十分守规矩,掩上门,彬彬有礼地道了声晚安,便回房歇息去了。昨天她也喝了不少酒,这么早,一定还没有醒。仆人进来打扫房间,他叮嘱他们不要弄出声响,然后独自泡了杯茶坐在窗边,静静等待她醒来。辰时刚过,他听见一阵敲门声。打开门,是唐浔。“今天什么事也别找我,我没空。”他马上说道。唐浔闪身进屋,小声道:“你有麻烦。”“出了什么事?”“吴悠被人抓起来了。”心中一惊,他冲向她的房子,敲了敲门,不见半分动静,随即闯入门内。床上一片虚空,被子里只有一个冰凉的枕头。他站在床边,大惊失色,恼恨自己为什么昨夜睡得那样死,一把抓住唐浔的衣领,吼道:“告诉我,是谁干的?我决饶不了他!”唐浔拍拍他的肩,叹道:“你又上当了。她偷了一包醉鱼草,想从侧门逃走,被巡夜的人发现,抓了起来。”他当然知道醉鱼草是一种名贵的药材,可用来配制多种毒药。却不知道它究竟对吴悠有什么用。“她为什么要偷醉鱼草?”“听说慕容无风受刑时,给他缝合伤口的人是唐莺。——她姐姐唐灵曾在楚荷衣手下受过重伤。所以敷药时她故意用了凤仙花膏,那东西虽然止血有奇效,可本身却是一种慢毒。随着时日增长,毒性会越来越强,发作会越来越频繁,三五年之内就可断送一个人的性命。”“而醉鱼草就是它的解药?”“解药需要十几味药材来配,但估计吴悠可以猜出配方。其他的东西他们有钱都能弄到,只除了这一样。”他颓然坐倒,问道:“这么说来,她竟偷闯药阁?”那天在飞鸢谷,他一直有一种很深的印象,认为她是个胆子很小的女人,不会武功,怕黑,怕狼,动不动就尖叫,稍一被招惹就要咬舌头自杀。好在她是大夫,不然看见血还会昏倒。他一点也不觉得奇怪,毕竟她是个女孩子。在他的脑子里,女孩子好像都是这种样子。唐门药阁守卫森严,便是他自己也不能轻易入内,她岂能盗得走那些草药?唐浔大摇其头:“药阁里的醉鱼草都已培干制成成药。昨夜大雨交加,咱们的吴大夫在狂风大浪之中只身游过西平湖,爬上鹤岛,将上面长的几丛野生醉鱼草割了个一干二净,然后在雷鸣电闪中游回岸边,逃向西门。半路遇到巡夜的两个家丁,她一匕首扎过去,将其中的一个戳了个半死。还和另一个大打出手,力不能敌,这才俯首就擒。——这故事讲出来如此惊险,如此意外,简直可以编作话本流传于世。”“她其实可以先回这里暂避……”唐潜仍然痴迷不悟。唐浔忍不住敲了一下他的额头,哭笑不得:“老弟,你给人家骗得团团转还替人说话?脑子跑哪儿去了?唐淮只怕这就要来追究你的责任。给你一个‘引狼入室’的罪名,总没错吧?”“她现在关在哪里?”他黯然地问道。“水牢。”他开始穿外套,系靴子,然后拿起刀就向门外走去。唐浔一把拉住他:“哪里去?这种时候你可别意气用事!”他扯开他的手,阴沉着脸,道:“你别管我!”那间小门并不显眼,推开之后却有一股阴风冷森森地穿过。现在,小门内有两间侧厅,各住着四名守卫,轮班值守。入主刑堂后,他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清理水牢。如今水牢里的水已被排空,四壁粉刷一新,打扫干净之后,地上铺了些干草,成了规范十足的囚室。八名守卫都是他的手下。走进侧厅,他听见他们忙不迭地叫了几声“堂主”,便含笑着向众人打招呼。“听说昨夜送来了一个女人?”“是啊!堂主。关在第四号房里。是老大派人送过来的。”“我去看看,给我钥匙。”“老大说这是本门要犯,谁也不许去看, 高人气棋牌游戏推荐把钥匙拿走了。”“那就给我备用钥匙。”“咣当”一声, 哪个棋牌游戏玩的人数最多其中一人将钥匙交到他手中:“堂主, 在线人数最多的棋牌游戏速去速回。”穿堂风里有一股刺鼻的霉味。这已是个地方最好闻的气味了。他摸到第四间房, 真钱的棋牌游戏网站打开铁门,轻轻叫了一声:“吴悠。”房内静悄悄的,毫无人声。他却听见离他不远处有一个轻微的呼吸声。他走过去,弯下腰来往地上一摸,摸到一个滚烫的身躯,便不顾一切地将那人抱了起来,摇了摇她的头,小声叫道:“吴悠。”她的额头也是滚烫的,昨天淋了雨,又在水中游了那么久,在这样寒冷的深秋,便是铁打的身子也受不住。又薄又窄的罗衣湿漉漉地贴在她身上。他脱下她的衣裳,换上自己干燥的外套。她惊醒过来,伸着手,牢牢地抱着他的颈子,将额头贴在他的脸颊上,轻轻呼道:“无风……是你么?”心头猛地一震,他手一抖,几乎将她抖落在地。那一刻她的身躯如此柔软,莲花般在他手中展放。她的嗓音美妙甜蜜,温暖亲呢,仙乐般在耳边响起。而他却仿佛置身于冰川之中,仿佛掉进了一块琥珀,隔着一道遥远的时空,欣赏着这一份令人冻僵的美丽。他听见她喃喃地又道:“有了醉鱼草,你……你不会再痛得那么厉害了……”渐渐地,她的声音低了下去,好像又回到了梦中。他感到自己的手一点一点地变冷,手中人宛如一个有了裂纹的雕像,石块点点崩碎,每一片都砸向他的心脏。一时间,他竟分不清自己是爱上了这个人,还是她的声音?是她的忧郁,还是她的绝望?他仿佛回到了他们初次相遇的那一刻,感觉她就是自己拾到的那个女孩,因孤独而恐惧,牢牢地牵着他的手。门外传来脚步声,他警惕地将她放回地面。高热之中,她又开始胡言乱语,这一次她说的话模糊难懂,无法听清,他只好捂住她的嘴。待脚步声渐远,复又将她抱在怀中,大步走出囚室,对那八名守卫道:“她病得很厉害,如果老大追问,就说是我把她带走了。”听者一时噤声,面面相觑。堂主亲自放跑囚犯,这是刑堂从未有过的事。“堂主……我们不大好交待。”支吾半晌,终于有一个人大胆地说道。“不用你们交待,我去交待就行了。”他将她送回卧室,吩咐两个侍女替她洗了一个澡。她的腿上满是石块划破的伤口,脚也肿得很厉害。他给她服了药,她宁静地熟睡了过去。他以为唐淮早晚会来找他的麻烦,一直在想怎样才能将她从这里弄走。但今天看来是个吉日,他出去逛了一圈,发觉守卫稀疏。回来时遇到唐浔,唐浔告诉他,因为堡里进来了几个云梦谷的人,唐淮亲自出马,将大队人马都调入后山,分头追杀,唐芃也被叫去参加行动。这种事原先一向少不了刑堂的人,因怀疑唐潜与云梦谷有勾结,网投赌博娱乐大全这才秘而不宣,故意将他撇在一边。他叫唐浔牵着他的马在堡外的树荫下等候,自己带着吴悠越墙而出,然后遣开唐浔,独自穿过一道树林,不一会儿就来到一条大街上,又走了半盏茶的路,停在一个气派的大院门口。彼时吴悠忽然惊醒过来,见门顶上悬着“松鹤堂”三个大字,回头诧异地看着唐潜,一脸迷惑不解。他笑了笑,道:“抱歉,只能送你到这里。”她目光幽幽地盯着他,问道:“这里是哪里?”“这是一家医馆,云梦谷开的,掌堂的先生叫叶宪,想必你认得。”她点点头。叶宪是慕容无风最早的一批学生之一,很早就被派往蜀中,总管云梦谷西北一带的所有医务。每年过年的时候,他总要回来几天,一是述职,二是看望一下老师和各位师兄弟。所以他与吴悠也算熟识。“你进去之后,他们一定有法子送你回谷。”她挺直了身子,道:“我骗了你。”“知道。”“我来这里是为了偷醉鱼草。”“知道。”“为此我杀了你们一个家丁。”“知道。”“知道为什么还要送我出来?”“不知道。”“我还会想法子潜进去,没有醉鱼草我决不回云梦谷!”他递给她一包东西:“这么多够不够?”她轻轻打开,闻到一股特殊的草香,颤声道:“你……你是怎么弄到的?”他淡然一笑,捏了捏自己的下巴:“总算你手下留情,并没有把那岛上的醉鱼草扫荡一空。”良久,她垂下头,一言不发。“已经到了,你为什么还不下马?”他问。“既已知道了这些,为什么还要帮我?”她又恢复了那种冷漠的语气,“我为你不值。”“你是个忧郁的女人,我希望你能有一点快乐。何况这也是举手之劳。”他看不见她满脸的泪水。她将自己隐藏在声音里。“那就算我欠了你一个极大的人情。——以后若有什么事需我相助,我将万死不辞。”她看着他,认认真真地道。“我若得了疑难杂症,一定来找你。希望诊费上能给我一个折扣。”他的语气显得很轻松,然后像朋友一样拍了拍她的肩,“这里并不安全,你得快些走才好。”……荷衣与顾十三从那片有瘴气的森林里冲出来的时候,太阳正耀眼地照着他们的头顶。刚从那发着阴腐恶气的树林里逃出来,他们最急于要做的事情就是张开大口,深深地呼吸几下。荷衣弯着腰,胸中一阵烦恶,想吐,又吐不出来。“你要不要休息一下?”顾十三看着她道。“现在是白天,咱们人单势孤,得快些找个地方躲起来。”她打开皮囊,喝了一大口水。“恐怕已经来不及了。”顾十三看着前方,淡淡地道。她站直身子,发现前面不远处站着一个人。一个人,手里拿着一本书。唐溶。她的脚趾头动了动。顾十三一把拉住了她:“别过去,那是圈套。”“他手上有书。”荷衣轻轻道。他们慢慢地走近,唐溶身子一闪,往东边逸去。“他好像故意要把我们引向某处。”顾十三不由得停下了脚步。“管他呢!”荷衣疾步抢了过去,手中冰绡一扬,一卷,已将唐溶的手紧紧缠住!她轻轻一拉,那本书便脱手飞了起来。向前一个空翻,她的手已抓到了书的一角,眼前一晃,却有另一个人抢了过来。“哧”的一声,书在空中撕开了,她收回手一看,只抓到了三页,却都是半张纸,整本书又被人夺了回去。定睛一看,抢走书的是一个羽衣高冠的道人。道人将书往怀里一塞,继续向东逸去。顾十三追上来道:“是那本书么?”荷衣点点头。将那三片纸用油纸小心地包好,放到怀里。顾十三道:“你回去,这件事由我一个人来办。”荷衣道:“前面显然有圈套。我怎能放心你一人独闯?”顾十三笑了笑:“我做事一向喜欢一个人。”荷衣也笑了笑,又叹了一声:“你是不是觉得我很傻?为一本书拼命?”“有点儿。”“他活不了很久,我不想看见他那么辛苦。”她的神色有些凄凉:“他的每一天对我来说都很珍贵。”“我明白,只是……你不要想得太多。”他有点结结巴巴,平生从来没有安慰过别人。“你放心,我的运气一向很好,总是逢凶化吉。”她凝住泪光,坚定地看着他。他不再多劝,两人一起追了过去。他们以最快的速度行了约有半个时辰,又来到一座大山面前。那道人忽然停下身来。“我们身后大约有十五个人。左侧七个,右侧八个。我拦住他们,你去抢书。”顾十三说完话,忽然转身,长剑一挥杀到人群中去。这十五个灰衣人都是唐门武功最好的子弟,其中三个高瘦的青年好像是一母所生,功力匪浅,平日在江湖上至少是以一当十的角色。荷衣道了声“小心”,足尖一点,飞鸿般一跃,冰绡扬起,在树中一卷,借着树枝的弹力,人已飞箭般地射了过去,轻飘飘地落在了道人的面前。人未落定,剑已闪电般地攻了出去。那道人自恃武功竟没有出手,闪身腾挪了一阵,觉得招架吃力,腰中皮扣一解,一把三尺短刀在手,便龙虎生风般地向她劈面削来!同时左手一扬,一团黑乎乎的铁砂打过去,迫得荷衣只好腾身而起,在空中一卷身,跳到道人的身后,方才勉强避过。那道人身形疾变,却已慢了一步,荷衣一剑刺中了他的肩头,刷刷两下一划,那书掉了下来。她眼疾手快地拾起来,再抬头时,道人一个空翻不见了。她正欲跃回去帮助顾十三,忽听脚下轰的一响,一团火光闪出,顿时四面都是火药爆炸的声音。烟雾弥漫,不见人影,火光与硝烟将她与顾十三远远地隔了开来。顾十三忙中回头,大声道:“书到手了?”勉强还能辨出顾十三的影子,荷衣将书往空中一掷,道:“书给你,接住了!不要往我这边来,我已中了埋伏!”他伸手在空中一抓,将书抓在怀里,不顾身后围上来的人群,拼命向荷衣跑过去。跑不了几步,那一群人已发疯般地将他团团围住,无数颗暗器向他打过来。他咬咬牙,只好回过头继续厮杀。他的眼却一直观注着荷衣的动静。他看见她一步一跳地躲着自己身边不断爆炸的火弹,还看见她的前面不远处另有一个白衣女人也在奔跑。那女人的手中拿着一个火折子,显然就是布置炸药和引信的人。他不禁微微有些放心。只要跟着她走,荷衣一时还不会有危险。放炸药的人总不能把自己也炸死罢?一阵大风吹来,硝烟略散,他看见荷衣跟着白衣女人进了一个山洞。四处都是防不胜防的炸药。轰隆声不断地传过来,她看上去很狼狈,显然已是无路可去。他的心猛然一沉。洞很暗,传来嘀嘀嗒嗒的水声。借着白衣女人火折上的微光,她看见几个巨大的石乳从半空中垂下来。地是湿的,倒处是水,石笋从水中一根一根地冒出来。洞外不断地传来爆炸之声。她们走了几乎有一炷香的工夫,洞很深,很闷,尽头似乎还在远处。那女人忽然站住,转过身子,冷笑着看着她。“你应当知道这是一个圈套。”她道。她长得很美,修长的脸上有一双媚得惊人的眼睛,柳叶眉斜飞入鬓,丹唇皓齿,长发盘起,上面插着一根水晶兰花的簪子。她的手上不知什么时候多了一只巨大的针筒。荷衣曾在唐十的手中见过这种针筒,不过这一个却要大得多。黄澄澄的外壳竟是纯金打制。她倒吸了一口凉气,道:“暴雨梨花针?”那女人得意地笑了:“当然不是。这针筒的名字叫做‘萧然散发听秋雨’,比起昔年的暴雨梨花针有了更多的改进。唐家花了很多心思才把它弄到手。”荷衣又笑不出来了,道:“它管用么?”女人道:“正想在你身上试一试。”荷衣道:“你和霹雳堂有什么关系?”女人道:“方霁是我的父亲,我叫方竹佩。”荷衣又笑了起来:“你若想试一试它的威力,现在就可以动手了。”她刚说完这句话,方竹佩就毫不犹豫地按动了机括。她的手很快,却快不过荷衣的剑。长剑一挥,那手就飞了起来,“叮咚”一声,明晃晃的针筒掉在地上。白衣女人的脸痛得扭曲了起来。她倒在地上,挣扎着。看着她疼痛的样子,荷衣有些不忍,从怀里掏出一瓶金创药扔了过去:“你若还不想死,就快些把药涂上。”方竹佩鄙夷地将药瓶往水里一扔,冷笑道:“你以为你走得了么?”“我为什么走不了?”她淡淡地道:“外面的爆炸声已渐渐停下来了。”“外面虽停下来,里面的却要开始炸了。”竹佩忽然狂笑了起来,笑声在洞中可怕地回荡着:“阿渊!你听见了么?我终于替你报仇了!”荷衣吃惊地看着她。“轰”地一声巨响,整个山洞仿佛被一种说不出的硝烟之气充溢着,震得她的耳膜嗡嗡作响。一时间,天地摇晃了起来,巨大的钟乳石一根一根地从空中砸下来!洞口已全被死死地堵住了。爆炸的声音却没有停顿,还在接二连三地响着。巨石坠地,土块崩塌,连竹佩手中的那一线火光也快要熄灭了。她脸色苍白地看着竹佩,颤声道:“你……你将我引进来,竟……竟连自己的性命也不想要了?”“说得不错!我早已不想活了!”她的血已经流尽,这是她最后的一句话。火折子灭了,四处一片黑暗,只有炸药爆炸时的电光频频地从不远处传来。她忽然感到了死亡般的恐惧。无处可逃,她已明白这里就是自己的葬身之处。“别了,无风。”她把他送给她的红豆项链从怀里掏出来,放在口中轻轻地吻着,闭目等待死亡的到来。“轰”地一声巨响。顾十三看见那座山颓然下沉,几乎塌陷了一半,洞口已被巨石与飞土埋得无影无踪!他愣在当地,略一分神,“哧”的一声,腿上已中了一剑。他发狂般地挥剑回击,眼前血花乱溅。他满身是伤,开始在想自己究竟能不能全身而退。正在此时,身后忽然有只手拉了他一把,一个熟悉的声音道:“跟着我走!”他一转头,看见了小傅。“楚荷衣呢?”他替他杀开一条血路,一面狂奔,一面问道。“死了。”他黯然地答了一句。……庚午年十一月十八日,唐门刑堂堂主唐潜以“玩忽职守,循私纵敌”之罪被处以家法。剥去堂主职位,罚没一半家财,入密室囚禁两年,面壁思过,以期悔改。

,,电竞投注竞猜平台
热点文章
近期更新
友情链接

Powered by 网投赌博娱乐大全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