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出轰然一声巨响
“唔,这里就是小珂她们被袭击的地方。”华剑英观察着四周的环境,这里是一个林间大道,四周树木林立,蔚然成荫,如果换个时间到这里来的话,华剑英大概会很喜欢这个地方吧?不过,他现在可没心情去看这些美丽的景色。“嗯,他们从庭京城离开后再到这里,按这条路线走下去……这些家伙果然是要离开这个星球。他们寻找鼎炉的任务应该已经结束了,会继续掳掠女孩子,大概是顺手而为吧?照这些家伙的速度来看,应该还来的及,不过要快一点了。”华剑英腾空飞起,全身上下散发出淡淡青光,全速向前飚射而出。三个小时后,某深山山谷中。这是一个很奇特的山谷,谷中光秃秃的,寸草不生,但却有许多各种各样的嶙峋怪石。在山谷的中央,立着八根高约三丈有余的巨大石柱,石柱表面,深深的雕刻着许多奇怪的花纹,而八根石柱围成一个足有十丈方圆的大圆圈,而圆形图案共分八层,从中心到最外围,每层之间也都刻着许多符文。这里,就是穆亚大陆上唯一的星球传送阵。华剑英飞到山谷上空时,只见山谷中站着数百名,服饰打扮各不相同的年轻美丽女子。看这些女人的样子,这些女人可不止是从一个国家找来的,看来端木和当初还真是下了大力气。而四名白衣男子,则站在传送阵旁,显然是在调较方位。像这样的超大型传送阵,其可能的传送目标少则几个,多则几百个,不仔细把方位找准了可不行。发觉到华剑英破空飞来,四个人中有三人全都转过身小心的看着华剑英,只有一个仍关注于传送阵,看来已经快要调较好了。转过身来的三人中的一个,对华剑英喝问道:“嘿!你是谁?”要知道,他们做的事在修真界算是一种禁忌,所以一看有修真者来到,立刻变得十分紧张,更何况这个人看起来要比他们厉害多了。华剑英一听声音就认出这家伙是那个阿特姆,不过他暂时只当没听见,先仔细的在那数百少女中寻找华珂的影子。只见这些女子虽然都是青春貌美,但一个个双目无神、神情呆滞,好像木偶一般。华剑英立刻明白,这些少女的身人全被下了某种禁制,不过他并不担心。玄魄珠中的几百名元婴,正可谓是一部修真界的百科全书,只要和修真界有关,在它们当中查不到的东西几乎可说是不存在。更何况破日乌梭更是各种禁制的克星,只是使用破日乌梭有些太耗真元力了,如果时间充分的话,他并不想用。他倒是很快找到了华珂,不过很让他失望,看来这些家伙很看重她,把她紧紧带在身边。这让原本打算不管怎么样,先抢出华珂把她送到安全地带再说的华剑英感到相当的失望。不过,失望并不代表放弃。华剑英并没有说什么,扬手穿上流云战甲,一出手就是九字真言剑印的三印合一向三人轰了过去。古鲁夫、达迦玛和阿特姆见华剑英半天没有理他们也没说话,心中觉得十分不快。如果不是看出华剑英实力远在他们之上,加上现在不欲生事的话,恐怕早就上去教训对方了。没想到华剑英突然冲了下来,而且一出手就是威力惊人的绝招,完全没有准备下,三人只能同时向一边闪去。刚闪开,他们就发觉,华剑英真正的攻击目标并不是他们,而是在他们身后正在准备启动传送阵的里特拉。三人一惊,同时穿上战甲亮出各自的飞剑向华剑英攻去。可能艺出同门的关系吧,三个的战甲和飞剑的样子和给人的感觉几乎是一模一样,都是墨蓝色,外面缠绕着一层黑气。“好奇怪的战甲,果然是修炼魔道的修真者。奇怪了,现在魔道修真竟然敢大摇大摆的四处走?怎么和师父说的不太一样啊?”华剑英心中多少有些奇怪。莲月心以前曾和华剑英提到过魔道修真者的事。魔道修真,实际上可以说是道家的一个分支。其追求的“黑暗”与“毁灭”本身也是宇宙法则的一部份,所以并不能和“邪恶”直接划上等号。只是多年传承下来,魔道修真者大多都沉浸于魔道那强大的力量之中,而失去了对于黑暗真正的认识,使得其修炼方法大多流于阴邪一流。认为,抛情弃爱,断绝世情,才是魔道和修真的正途。也因此,在很久以前,魔道修真在修真界和天界成为公敌,受到来自各方面追杀。虽然没有初全灭,但残存下来的少数传人也大多隐藏起来,成为真正的黑暗中人。只是现在这些家伙竟然这么肆无忌惮。不管这些,华剑英的攻击出手要比三人早,速度也要快得多。眼看就要击中里特拉,但在距他大约尺许距离时,华剑英的剑气突然被什么东西挡了下来,发出轰然一声巨响。华剑英一呆,这才知道,这几个家伙原来已经设好了防御法阵。而且,应该是以某种防御法宝为主的阵法,不然,以刚刚一招三印合一的威力,就算这四个家伙联手都未必接得下,何况是他们布的防御阵。巨响声中,里特拉全身巨震,向前踉跄两步,“哇”的一吐出一口血。满脸惊讶的回头望了华剑英一眼。他知道,自己身处“暗云障”之中还受到这么大的震动,那么这个修真者的实力要远远在自己师兄弟之上。他一边加快速度启动传送阵,一边暗暗盘算起来。华剑英大感意外,自己志在必得的一击竟然没有取得任何效果,而另外三人的攻击已经近在眼前,虽然华剑英功力要远胜这三人中的任何一个。但这样子被正面击中的话,却也绝不是什么好玩的事情。更何况还不知道这三把飞剑是不是有什么特殊的地方。上次与姜尚清一战,差点被他的飞剑冻成冰雕,从那之后华剑英再也不敢小视别人的飞剑。华剑英身双臂向外一振,强劲剑气透体而出,在他的身体四周旋转缠绕,迅速形成厚厚一层像茧一样的剑气。剑气不住旋转,三把飞剑同时被弹开。却是十方剑决中的“缠”、“旋”二决,不过华剑英把原本用来攻击敌人的螺旋状剑气加以变化,变成了防守。“既然这样,那我就先把这三个人解决掉。”华剑英心中了有决定,双手合于胸前,右上左下的相对一拍,紧跟着双手上下一分,拉出一道匹练般的青色剑气,在他双手掌心间来回流动。随着他双手轻轻挥动,青色剑气变得好像河水一样荡漾在四周。“试着接接我的‘青河剑气’吧!混蛋们!”刹那间,周围全是亮晶晶的青色气芒,闪烁着柔和美丽的光华,给人的感觉就像是浸泡在一条大河之中。不过古鲁夫三人却是大惊失色,他们看得出来,这一招是极厉害的,他们根本挡不住。三人拼命运起飞剑护住全身,一边向后飞退,一边大叫:“大师兄!快来帮忙!”华剑英心里可是安心的很,缓缓的把剑气向前推去,把三名对手渐渐的逼在一处。这招青河剑气是莲月心教给他的保命绝招之一。是当年莲月心修成剑仙后创出来的招式,如果不是华剑英功力不足,连这一招万分之一的威力都发挥不出来的话,这几个人和剑气一接触的时候就被绞成肉沫了,只要用的人愿意,半个星球都可能会被绞的粉碎。青河剑气果然厉害,古鲁夫三人虽然拼命抵抗,但还是被逼到一处。要知道,华剑英的离合期修为虽然远胜三人的元婴期功力,但同时把三名元婴期高手像这样子玩弄于股掌之间,却近乎不可能。就在这时,传送阵突然射出耀目豪光,传送阵启动了。华剑英被传送阵的光芒弄的微微一呆,青河剑气也微微顿了一下。里特拉猛然飞扑过来,大声吼道:“十方俱灭!”里特拉的三名师弟神情一振,趁着青河剑气的压力略略一缓的刹那,同时飞扑过来。四人同时亮出一块外形好像令牌一样的黑色铁牌。四人立刻以真元力把四块铁牌打出,四块铁牌在四人的真元力的操纵下,在半空中合成一个奇形怪状的法宝。里特拉师兄弟四人一声低喝,那件法宝立刻高速转动起来,同时开始散发出阵阵黑气。而那些黑气,居然把继续逼过来的青河剑气全部挡住。华剑英大吃一惊,因为他发觉那股黑气可不只是挡住青河剑气,隐隐间,还有一股要反击回来的感觉。而那法宝在里特拉四人的摧动下越转越快,随着速度加快,黑气渐渐形成一个的黑色的圆形气团,上面隐隐浮现出阴阳八卦的形状。“疾!”里特拉师兄弟四人一声大喝,一道黑色气柱猛然间从那黑色阴阳八卦中射出。强大威力瞬间把青河剑气击散,向华剑英身上轰了过去。十方俱灭,是一件威力等同于仙器的强大魔器。里特拉四人的师父怕他们遇上麻烦,把这件魔器交给他们,只是也知道,以四人的修为,再过一百年他们也操纵不了十方俱灭。所以把十方俱灭拆散开来,让四人每人持有一部份,再传给每人一个特殊的法决,四人合力才能勉强使用。不过,四人合力虽然勉强能够发动十方俱灭,但也只能发挥它极小的一部份力量而已,至于十方俱灭最厉害的绝招“大暗黑空间”,不要说这四个人了,就算他们的师父也没本事使用。如果里特拉四人的对手是其他人的话,那这一击就足以决定一切,虽然只是极小的一部份力量,但毕竟就是一件魔器发出的一击,换了别人,没寂灭期以上的修为,挨上这一下怕就已经灰飞烟灭了。不过,可惜这一次他们遇上的是华剑英。就在那道黑色气柱只差毫厘就要击中华剑英时,一道奇异的异样光芒突然从华剑英身上亮起。这道光芒同时有着好几种颜色,青色、金色、翠绿色和深蓝色混杂在一起,交相闪烁。虽然光芒很亮,但却给人一种十分柔和、舒服的感觉。华剑英身上的四件仙器开始反击了!虽然不是华剑英有意识的去推动,但四件仙器的力量加在一起,仍然远远胜过十方俱灭。十方俱灭的黑气立刻被反压了回去。里特拉四人突然发觉十方俱灭上的压力倍增,骇然之余,也只能勉力支持。里特拉眼睛连转几转,突然高声大叫道:“三位师弟!为了师门重任和荣誉!这里就交给你们了!”其他三人一呆,还没反应过来是什么回事。里特拉突然撤手,转身抱起没有意识的华珂,猛地跃入传送阵中。一阵光芒闪动后,两人已经消失不见。目瞪口呆之余,古鲁夫、达迦玛和阿特姆三人气的几乎吐血。不过本来四人合力才能勉强控制的住的十方俱灭立刻开始反嗜三人。像十方俱灭这样的魔器,威力固然极强,但一旦反嗜持有者,就算大成高手也未必撑得住何况他们三个。所以三个人立时陷入连话都说不出来的状态。而除了这三个,还有一个人气的肺都差点炸掉,那就是华剑英。华剑英心里这个恨啊, 金沙网投电子游戏网址你跑时带走谁不好?偏偏要带走华珂!如果这时里特拉让华剑英逮住, 澳门在线赌博网上正规公司绝对会被他扒皮拆骨!华剑英的四件仙器刚刚只是为了护主而自动发动, 澳门真人在线网投所以十方俱灭的压力一去, pt视讯游戏官网立刻就停了下来。只是华剑英现在怒火三千丈,大喝一声:“青丝鞭!”手上青光一闪,一件散发出华丽青光的长鞭出现在他的手上,正是仙器“三千青丝”。“三千青丝长,青丝三千丈!给我去!”一声怒喝,手一挥,青丝鞭立刻向古鲁夫三人击去。霎时间,三人以为自己来到了海边!猛吼的狂风,涛天的巨浪,铺天盖地般向三人涌来。就像海浪冲刷过的海滩,一切在刹那间全部消失,一切的东西在仙器的威力下全部在瞬间被击散。不止是三人的肉体,就连三人的元婴也在那一刹那间完全消失无踪。华剑英突然想起什么,连忙把青丝鞭收回来。开玩笑,虽然传送阵有极强的护持法决,但没人能保证挨上仙器的一击还会没事。和不能完全操纵的十方俱不不同,华剑英收回的意念一起,青丝鞭立刻乖乖的卷了回来。收回的青丝鞭顺便还带回来一件东西,是那个十方俱灭,做为一件威力不下于仙器的强大魔器,这是在青丝鞭一击后,在攻击范围内唯一留下的东西。不过华剑英现在可没心情管这个,顺手收到芥檀指中。抬脚冲向那个仍在启动状态下的传送阵。忽然想起什么,华剑英法决一起,低喝道:“破日乌梭!”破日乌梭立刻凭空出现,瞬间变得足有半个山谷那么大,一阵墨玉般的光芒射出,缓缓扫向那几百个神情呆滞的少女。过了大约十来分种,华剑英感觉到所有人的禁制全都解开,那些少女已经开始恢复神智。当下收起破日乌梭,走入传送阵中。只留下那几百名少女,一个个目瞪口呆的看着四周陌生的环境,不知发生了什么事。光华闪过,华剑英的眼前,是一望无际的山川。传送阵的另一头,是在一座极高的山峰上,整个山峰有若刀削斧劈一般,突兀的耸立着,直插云空。激烈的罡风在耳边呼啸,激起皮肤的刺痛,远远望去,一座座山峰连成一条雄伟的山脉远远的延伸出去。那是非常令人震撼的景色,不过此时,华剑英并没有心情关心这些。眼前景色带来的震撼只是短短的一刹那。纵身飞上半空中,神识不停的探视着四周。但是,除了山石和树木之外,华剑英并没有发现其它的东西。这里,显然是一片无人山区。“难道……迟了吗?”华剑英不由得为刚刚救人的举动感到后悔。他并不是那种会为他人牺牲自我的人,所以现在,他很有一种后悔的感觉:“早知就不那么心软了。”而且,现在他觉得自己有些小看那个家伙了。“以他本身的能力,应该不会逃得这么快。看来他应该还有其它的什么逃命的法宝话。”“该死!”华剑英怒骂一声,心中激动之余,连连大口喘气。华剑英猛然用力在头上一拍,低声自语道:“冷静!冷静呀!在这种紧要关头,首先一定要冷静才行!”又长吸了几口气,等到呼吸平稳下来后。心中暗道:“看样子,暂时是找不到那家伙的了。怎么办?是了,那个里特拉逃走时,别人不带,偏偏带上小小珂。虽然不是什么好事,但小珂的资质做为肉鼎显然让他十分的重视。这样的话,暂时他应该不会伤害小珂。”想到这里,华剑英不由得轻轻松了一口气。接着,他继续思索起来:“魔道修真,绝对不敢真的公开四处活动。在穆亚大陆敢这么做,应该是因为那里的修真者太少。那样的话,想找他可就有些个难度了。嗯,不妨找到这个星球上的修真者,然后看看能不能借他们的力量把这个家伙找出来。而且,魔道修真是修具界的公敌,说不定这里的个修真者知道这件事后,直接就会动起来对付那个家伙。”有了决定,青影一晃,华剑英迅速飞走。华剑英离开后,又过了好一会。在传送阵所在,不远的下方,一块山石忽然轻轻的颤动了一下,停住。又过了一会,真正的动了起来,从下面,一下子被掀了起来。这时才看清楚,那根本不是一块石头,而是一个人,正是华剑英正在追踪的里特拉,在他旁边,则躺着没有意识的华珂。“呼~~好危险,还好有这‘幻之蔓帐’,不然就死定了。不过,那家伙是什么人啊。”虽然没有看到华剑英使用“三千青丝”的情景。但华剑英竟然能够压制住十方俱灭这魔器的力量,那绝不是正常情况下一个修真者能拥有的力量。“开玩笑!和那种家伙为敌,有几条命都不管用。希望那家伙不要追着我不放啊。”里特拉并不知道被他带着的这个顶级“肉鼎”是华剑英妹妹,如果他知道,绝对会立刻放弃她。毕竟,还是自己的性命比较重要。完全没想到里特拉没有立刻逃走,反而躲在原地。全速飞驰的华剑英很快就飞出很远。飞行途中,华剑英忽然有种感觉:“这个感觉……是修真者吗?”华剑英在半空中停下身,默默的站在那里。不一会,从侧后方,飞过来一男二女共三名修真者。那男子看上云大约二十七、八岁的样子,网投赌博娱乐大全五短身材,容貌粗犷,不过长得并不是十分很难看,透露出一股男子的阳刚之气;两个女修真显然是一对双胞胎,样子生的极美,大约十八、九岁,唯一可以分辩她们谁是谁的,相信只有她们的服饰打扮,二人的上身衣服都是一边无袖,一边有袖,袖子也只到手肘处,而那一只袖子,一个在左边,一个在右边。华剑英并没有特别收束自己的气息,所以那三人显然也早就注意到他。缓缓停在华剑英不远处。那男修真面色平和的望着华剑英,没有什么敌意,但也没表现出亲近之意。而那两个女修真,一个看来颇外向,肆无忌惮的上下打量着华剑英,眼神中,流露出好奇的神情;而另一个女修真,则要腼腆多了,见华剑英望了过去,立刻面色微红的低下头去。华剑英淡淡一笑,也不管以方看不看得懂,先行了一礼道:“这位兄弟请了,请问这里是什么地方?”那男修真露出奇怪的表情,奇道:“这里是什么地方?连这里是什么地方都不知道,这位你是怎么到这里的啊?”华剑英露出一丝苦笑:“说实话,在下是莫明其妙的被传送到这来的,所以并不知道这里是那里,只好四处乱转一番。还好遇上了几位,还请告知。”虽然他并不是在“莫明其妙”的状态下被传送过来,不过从某种角度上来说,这样的话也能解释的通。那男修真显然是想起来对修真者而言,离这里并不是很远的那个传送阵,笑了笑,道:“这里是沃勒星,我叫公输回天。”指了指一边两个女修真者,“那是我妹妹公输明琉和公输玉琉。我们是公输一族的家族修真者,不知这位兄弟叫什么名字,出身何派啊?”华剑英大吃一惊,不是因为这里是沃勒星而吃惊,而是因为公输一族:“公输一族?公输一族竟然还存在的吗?”华剑英话一出口就发觉说错话了,一下子捂住自己的嘴巴,只可惜,嘴巴虽然可以捂住,说出去的话却是收不回来的。而公输一族的三个人早就变了脸色,公输回天满脸都好像在不住的颤动,公输明琉一脸恼火的样子,公输玉琉也阴着一张俏脸。“喂!你这家伙!你这是什么意思!最好给我们解释清楚!”不等公输回天开口,公输明琉就冲华剑英喝道。“呃!对不起、对不起。请相信我,我没什么特别的意思!”华剑英一边摇着手表示没有敌意一边道:“我只是太意外了。”突然,华剑英发觉这句话好像……也很容易让人误解。果然,脸色刚刚有所好转的三人立刻又沉了下来。“什么意思?你的意思是说,我公输一族存在于世,是一件让你不能理解的事情吗?”公输回天语气森寒的道,看他的样子,随时都会出手。华剑英差点没哭出来,自己还真是一张臭嘴啊。当然,如果是换了别人的话,他并不会有这种反应,只是,现在他面对的,是公输一族,是他的师父莲月心曾经跟他提及的,他在修真界屈指可数的几个友人之一的公输一族。所以,华剑英可不想和公输一族间有什么不必要的误会和冲突。“啊!啊!对不起、对不起。那个……我听我师父提及过公输一族,他和你们一族可是好朋友哦。不过可能是他好久没有公输一族的消息了吧?所以他跟我说公输一族可能已经消亡了,所以我刚刚才会那么吃惊啦。”华剑英慌忙解释道,虽然说有点把事情全丢到莲月心身上的嫌疑,不过反正他并没有说慌,所以也不觉得有什么。“哦?”公输一族三兄妹相互对视一眼,又看了看华剑英。“那么,可否请教尊师大名?”如果真是家族的朋友的话,那么一两句言语上的得罪也算不得什么。更何况,公输回天与朋友相处时,言语、玩笑间,就常用一些粗话,看上去双方骂的越是激烈的人,实际上感情反而越好。所以知道华剑英的师父可能是家族的友人后,气立刻消了大半。“啊,先自我介绍一下,我是华剑英,我师父名叫莲月心,这个……你们三位可能不知道吧?”他会有这种顾虑是正常的,虽然莲月心和公输一族的交情非比寻常。但毕竟那已经是五万多年前的事情,相隔的时间实在是太久了,连这个公输一族和莲月心说的公输一族是不是同一个家族都不一定。不过似乎有人认为这只是华剑英另外一种形式的开脱:“哦?‘我们可能不知道’?”公输明琉以一种近乎于挑衅的目光,双手叉腰瞪着华剑英,“喂!喂!这不会只是你的推托之词而已吧?我们自己家族的事情我们自己会不知道吗?”“姐、姐姐……”公输玉琉轻轻扯了扯她的衣角:“不要这样啦。你这个样子看上去很没品耶。而且,家族中确有很多事是我们不知道的呀。”不过公输明琉似乎对另一句话比较在意:“呃?很、很没品?真、真的吗?玉琉?”“是啊!是啊!”公输玉琉头点的像鸡啄米:“姐姐记得要保持淑女风度哦。”公输明琉连忙站好,双手交叉放在身前,做出一副乖乖女的样子。竟然已经忘了华剑英的事情。而一边的华剑英则忍笑忍得好辛苦,想不到这对姐妹花竟然这么搞笑。忽然对公输玉琉眨了眨眼,做了一个“多谢你替我解围”的表情。公输玉琉立刻红透了脸,脑袋拨浪鼓似的摇个不停,一边摇一边躲到公输明琉的背后。而公输明琉一边保持着那副“淑女”姿势,一边“恶狠狠”的瞪着华剑英,一副“你敢再欺负我妹妹,我就要你好看!”的样子。华剑英耸耸肩,好像一点也不在意,同时饶有兴致的看着躲在公输明琉身后的公输玉琉。就在华剑英和公输明琉、玉琉姐妹“眉来眼去”的时候,公输回天则在那里苦苦思索。想了半天,他才想起。他确是听过这个名字,不过那只是有一次他偶然听到族中长辈们在谈事情时,曾经提起这个名字。只是当时族中长辈只是略一提及,并没有说这个人到底是什么人,自己当时也没再听下去。如果不是自已记性极强,再加上华剑英提起,他都快忘记这个名字了。“华兄弟,我以前好像听家中的长辈提起过尊师。只是我只大约听到这个名字,并不清楚是尊师是什么人。不知华兄弟可否和我们回去一趟呢?”公输明琉觉得莲月心这个人,应该确是和家族有关系的,这样的话,不妨把这个人带回家族去,请家族们的长辈来确认,这个人和他的师父,到底是朋友还是敌人。华剑英当然没问题,他本来的意思就想寻求这里的修真者的帮助。无意间竟然能找到师父朋友的末裔,虽然让他相当意外,但确也会是一个相当的助力。当下,华剑英随着公输家三兄妹一起向前飞去。途中,华剑英知道三人是出外办完事后,准备回去的。而在闲谈中,华剑英也开始了解一些关于沃勒星的事情,也多少知道一些沃勒星的一些情况。在沃勒星,也有一些土著居民,基本上大多仍然处于原始社会的氏族部落状态,所以,在沃勒星是没有世俗的国家这种东西的,可说是真正的修真界。而除了这些少数的当地土著外,沃勒星上差不多全是修真者。这些修真者在沃勒星组成了无数的修真门派和家族,规模大小不等。沃勒星是真正的卧虎藏龙,修真者从最基本的开光期到最高境界的飞升期都有,只是有些很出名,有的却埋头潜修没什么名气而已。名声最响、实力最强、影响力最深远的,就是沃勒星的六大门派和四大世家。六大门派实力雄厚,弟子众多;四大世家情况相仿,但主力高手大多是家族中人。相较之下,六大门派实力较强,但四大世家传承却比六大门派更久远,每一世家都有上万年的传统,一代代传承下来的实力,和一些特殊的功法,并不比六大门派差。不过不管是六大门派还是四大世家,相互之间并不是十分和睦。可以说,六大门派和四大世家的称呼,只是一个方便、统一性的叫法,这十个势力相互之间都是独立的个体。每一个门派和家族都有其势力和影响力的范围,而这个范围不单只是在沃勒星,甚至也辐射到其它一些星球。可以说,六大门派再加上四大世家,组成了沃勒星上的十个与众不同的国家。公输山城,是公输山族的家族本城,可以说是公输家族的大本营所在。山城依山而建,占地数千里方圆,是华剑英有生以来见到最大的城市,山城有近半的面积更是直接建在巍峨耸立的山崖峭壁上。这里的房屋大多是通过各种法术建造起来的,外形当真是五花八门、形状各异。不过,让华剑英感到意外的是,公输山城是没有城墙的。在穆亚大陆,没有城墙的城市,再繁华也只能称为城镇而已。不过想深一层,华剑英也就明白过来,在沃勒星这种全是修真者的星球,一旦打起战来,必定是修真者之间的对抗。对于能在高空中飞来飞去的修真者而言,城墙完全是没用的东西,自然不需要多花那不必要的力气去弄那种东西。山城的中央地带,是公输翰院,是公输家族的直系本家成员的居住和修炼的场所,也是公输一族真正的核心所在。公输翰院设有数道极强禁制,只有通过设在外面山城中的数个传送法阵方面出入。像华剑英这样非本家族的修真者,没有受到特别邀请是不能进入公输翰院的。而公输回天虽然是公输家年轻一辈当中的佼佼者,但也无权带他进去,再加上公输回天也没有完全相信他。所以把他安排在山城中一个类似客栈的地方,然后自己带着明琉和玉琉姐妹回本家复命,同时上报华剑英的事情。华剑英倒时安心的在客房中安心的住下来,本来他还有些担心,过了这么久,公输家的人会不会不记得师父了。不过,虽然是极偶然,但既然公输回天也曾听过师父的名字,那么公输家一定有人晓得师父的事情。至不济,也会有相关的记载,所以他并不担心,只是不知道要等多久。不过,虽然早有心里准备,仍然没想到,居然会是这么快。公输回天去了不到半小时,就带着一个身穿一身黄袍,一脸温和笑意的中年男子来找他了。这个中年男子名为公输申,是公输回天的叔祖父,当代家主公输轮的弟弟。自我介绍后,公输轮直接发请邀请,当家主公输轮请他前往公输翰院一述。在前往公输翰院的途中,华剑英从公输回天那得知,他在把遇到华剑英的情况告知公输轮等公输家的当家高手后,那些高手中有不少也听说过莲月心这个名字。但只知道莲月心和公输家族关系不浅,具体情况却也都不清楚。于是公输轮等几人就去请教公输家族当中辈份最高的一位高手,也是公输回天的太叔公,公输鱼。公输鱼,是公输家族目前辈份最高的一位前辈高手,在他这一辈现在只剩下他一位,单以辈份算,不要说是在公输家族当中,在整个沃勒星都是数的着的。目前公输鱼已经修入渡劫期,正在为随时会到的天劫闭关准备。听说,公输轮前往公输鱼的闭关处,告知公输鱼有关华剑英的事情后。结果公输鱼关也不闭了,整个人一阵风一样从屋子里冲了出来,据说当时这位公输家的老前辈直接揪着公输轮的领子问他:“莲老爷子的传人?在哪里!?”当知道华剑英现在正在山城之中,差点用脚去踹公输轮的屁股,火烧火燎的大叫:“快去给我请来!”当下,公输家的人立刻知道这个莲月心一定很不简单,所以立刻派公输申跟着公输轮一起去请华剑英。当公输回天跟华剑英解释的差不多时,已经到了公输翰院的大门前。虽然早有预料,但场面大的仍让华剑英吓了一跳。当家主公输轮带着他的几个兄弟几十个公输家的高手在那里等候着。当先一个面貌和公输回天有几分相似的中年男子走上前来:“呵,这位应该就是华剑英先生了。在下公输轮。”华剑英不敢怠慢连忙上前见礼:“华剑英不过是一个后辈小子,怎么当得起前辈亲自来迎?”公输轮笑着客气了几句,然后回身给华剑英介绍了一下他的几个兄弟。这几个全都是公输家族的当家高手,每一个的修为都极深。公输溥,公输轮的弟弟,也是公输回天的祖父;容貌和公输回天有七八份想像;公输志,与前两人不同,身上多出一股书卷气,额下三缕长须,看上去倒有几份文人风采;再加上公输申,这四个人全都有寂灭期的修为,是公输家目前的主力高手。另外还有几十名公输家的高手,不过由于公输鱼老爷子急于见华剑英,所以公输轮等人就不给华剑英一一介绍,只是大家一起上来略一见礼。华剑英暗自注意,这二、三十名高手,最差的也有离合后期的修为,大多已经是空冥初期和中期,较强的一两人已经到了空冥后期,接近寂灭期了。想到公输家还有一些潜修中的高手没有出现,华剑英不由暗惊于公输家实力之强。以此推之,难怪沃勒星的的六大门派和四大世家在修真界有如斯的名声和影响力。当下,华剑英在公输家四大高手的带领下,进入公输翰院,往见公输鱼老爷子。由于华剑英是公输回天带来的,所以他也破例陪同在旁。公输翰院真正的位置实际上并不在公输山城,那里的只是一个迷惑旁人的摆设,和一个通向真正公输翰院的传送阵。华剑英跟着公输家的一人一路飞来,口中啧啧称奇。这里的环境美轮美奂,好像真的到了仙境一般。而且,一座座房屋和亭台,竟然都是建造在空中,这让他不住的啧啧称奇。直到后来,他才知道,这种建筑手法在修真界并不稀奇。不止公输家,沃勒星六大门派四大世家,甚至修真界所有有这能力的大派大族,他们的真正根据地,除了建筑风格可能不同外,全都是用这种手法建造的。公输回天轻声告诉华剑英,他们这是前往“百巧玲珑殿”,那里是公输翰院的主殿,极少动用。不一会,众人来到百巧玲珑殿的前,出乎华剑英和众人的意料之外,那位公输鱼老爷子竟然就在门口外等着他们。这位公输家族中辈份最高的老前辈看上去一点都不老,看上去只是一个普通的中年人而已,只是两道垂过眼角的雪白长眉,隐约给人一种老人家的感觉。见过礼后,公输鱼竟然等不及进到大殿中去,直接问华剑英道:“老夫倚老卖老,先称你一声小兄弟。小兄弟真是莲老爷子的传人?”他的话一出口,华剑英倒还罢了,公输家的人全都呆掉了。要知道,像公输家这样的家族式修真者都很重视辈份,公输鱼这一声“兄弟”叫出来,公输家所有人立刻全都成了华剑英的晚辈。华剑英笑道:“不错,家师正是莲月心。老爷子好像不信?”公输鱼苦笑道:“实际上,在这个时代,能知道有莲月心这个人,我就信了七、八成。只是这事太令人难以置信,所以我还是想求证一下。小兄弟可有什么凭证?”华剑英想了一会,从芥檀指中找出一件物事,递给公输鱼道:“师父曾经说过,如果有需要证明我身份的时候,可以用这件东西。老爷子看看可否?”那是一个大约只有姆指大小,四四方方,青光莹然的东西,其中一面刻了一不少符文。公输鱼小心接过,仔细的看了半天,脸上露出激动的神情:“不错!这确是青莲刻印,这是当年莲老爷子的信物。”说着恭敬的双手递还华剑英,其恭敬的神态除让公输家的人吃惊外,还让华剑英感到相当不自在。公输鱼叹道:“这真是令人难以置信,据我所知,华老爷子不是早在五万年前就应该飞升去天界了吗?怎么会在修真界收徒弟呢?”华剑英笑道:“这事说来,就连我自己也有些难以置信呢。一切只能说是巧合吧。”公输鱼也笑道:“巧合?我看应该说是天意吧,我想这应该是一件很有趣的故事,可以说给我听吗?”华剑英笑道:“当然可以。”他们两个在那里肆无忌惮的说话,一边的几个人可是完全傻了眼。从二人对话中,他们至少听出了一件事,那就是华剑英的师父,竟然是一个仙人,一个已经真正飞升到天界的仙人,一个不知怎么又回到修真界的仙人。老少五人面面相觑,他们看到其他四人脸上,都是同样的骇然之色。怪不得老爷子这么重视这个小子,一个仙人的徒弟,怪不得。

,,pt电子游戏投注平台
热点文章
近期更新
友情链接

Powered by 网投赌博娱乐大全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